【媒体报道】

南漳一带曾是楚国造酒中心

作者:楚天快报  来源:楚天快报  时间:2018-09-23

叶植(中国魏晋南北朝学会理事、副秘书长,湖北省历史学会、考古学会、楚史学会理事,襄阳三国历史文化学会会长,襄阳汉水历史文化学会副会长)



从新石器中晚期开始,襄阳地区的古遗址出土有大量酒器标本,商周时期也发现不少青铜酒器,宜城、南漳一带不仅是楚文化的中心地区,还是楚国的造酒中心。文献所见,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酒风极盛,甚至达到了“世人皆醉”的地步。当楚晋两国正进行一场事关楚国兴衰的鄢陵大战之际,楚军主将子反竟临阵醉酒,导致楚军溃败被杀。燕太子丹为荆轲举办的壮行酒直喝得“风潇潇兮易水寒”,无不是楚人尤其是楚国贵族嗜酒的显证。
军阀割据、战乱频仍、饿殍遍地的三国时代,是酒风慓悍、嗜酒如命的时代。由于社会动荡不安,传统的繁文缛节减少,人性得到释放,人们醉生梦死,或对酒当歌,或煮酒论英雄。其时,襄阳未经大的战乱,刘表在襄阳“冠盖时”豪族的支持下,发展生产,兴办教育,使得全国各地的官僚名士纷纷来此避乱,从而成为当时唯一的乱世宁州,酒风浓烈,酒的质量全国最好。
建安元年,张济和其侄儿张绣带着凉州兵团南下荆州求食,获刘表收留,为刘表驻守荆州北大门——宛城七八年之久。那时,要想留住并安定这支桀骜不驯的凉州兵团,没有好酒是无法想象的。刘备集团在襄阳静居6年,固然有避难的因素,但使他们“髀骨生肉”的定有当地酒的贡献。
襄阳劝酒的习惯流风千古,那个临战醉酒的楚司马就是被部下劝酒灌醉的,三国时期尤甚。朱彝尊编《明诗综》卷56收录有襄阳人习孔教《将进酒》一首,诗曰:将进酒,客莫辞,玉交杯,金屈巵,主人劝客揖且让,客言我饮本无量……
中国民间所讲的三国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指七分真实、三分虚构的《三国演义》的三国文化,若将南漳三国文化与《三国演义》结合起来,南漳的酒文化便会更加丰富多彩,司马徽、刘备就形象生动地与南漳、南漳酒密切联系起来。清中期南漳守备任海修建的徐公祠又极大地充实和进一步演绎了南漳的三国文化。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繁荣,这种演义还会进行下去,以文化驱动的珍珠液酒业也必将大放异彩。